尝试用Alt-Right推理是没有意义的。

作者:潘谒枕

<p>唐纳德特朗普的选举证明,美国的左翼和右翼在大多数问题上持相反的观点</p><p>许多人认为“让美国再次伟大”意味着亿万富翁和他的肥猫朋友将为蓝领工人而战,而其他人,包括我自己,则认为口号是对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呼吁</p><p> </p><p>解释是如此不同,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之间的争论变得更像是一个愚蠢的口头游戏,而不是真正的对话</p><p>移情可以改变思想而不是变化</p><p>还有一些令人钦佩的非防御性话语的例子</p><p>以每日节目主持人特雷弗·诺亚为例,对保守派评论员托米·拉伦进行冷静和尊重的采访</p><p> “你想让人们知道你的另一方面吗</p><p>”他问道,他开始问一个问题:“我没有以具有挑战性的方式说这个......”当我们就事实达成一致时(贫穷就是但是意见是矛盾的(穷人需要更加努力,穷人需要更多的政府援助),而且富有成效的对话是可能的</p><p>然而,特朗普的总统职位激发了替代权利,这些权利更多地基于阴谋而非客观事实</p><p>不可能让这个群体参与理性辩论,因为它的许多想法都是基于虚假的</p><p>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alt-right就是一个种族主义的代码</p><p>它主要由对少数民族表达愤怒的年轻白人组成</p><p>许多白人民族主义者认为,美国应该完全由白人组成,有些人同意KKK式的伎俩,认为白人是优秀的种族</p><p>特朗普将这项运动的谈话点带入了主流</p><p> d任命他最知名的成员斯蒂芬班农为首席策略师</p><p>毫无疑问,这个群体生活在一个偏执的宇宙中</p><p>它的成员经常将自己称为“红色骗子”,这是对“黑客帝国”中场景的一种参考,其中基努·里夫的角色可以选择将蓝色药丸投入幻想世界或红色药丸推入幻想世界的现实</p><p>是的,alt-righters认为我们的现实世界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技巧,往往不接受基本的历史事实</p><p>在该组织的另一个世界中,白种族灭绝即将到来,因为其他国家已经走向平等</p><p> Alt-righters认为移民威胁白人占主导地位,犹太人通过全球金融体系控制世界,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者是恐怖分子</p><p>你不能与一群真正相信白人受到威胁的人谈论种族主义,致命的警察枪杀黑人是压迫警察的“阴险阴谋”的一部分</p><p>那些否认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持续影响的人是没有理由的</p><p> Alt-right在性别平等方面的立场也是基于对历史事实的拒绝</p><p>该运动充满了男性活动家(MRAs),他们认为男性一直受到压迫</p><p>那就对了</p><p>他们认为,无法投票,拥有财产或信用卡,离婚或在家工作的女性,与那些在战争中赚钱和战斗的男性相比,享有特权</p><p>不可能与一个否认男性经济和政治制度将女性视为二等公民,女性或性暴力是不可能的群体讨论女性权利</p><p>任何认为女权主义目标迫害男性物种的人都没有理由</p><p>对于那些反对政治观点的人来说,试图相互理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p><p>然而,与拒绝现实的团体进行理性对话是不可行的</p><p>你不能谈论美国应该如何与那些认为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建立恐怖组织的人最好地打击伊黎伊斯兰国</p><p>极右翼极具挑战性,但很难相信这场辩论会在任何地方引发</p><p>运动已经脱离了合理的对话,鉴于其危险的意识形态,....

下一篇 : 分裂选民综合症